明星创企麻烦不断,“科技”光环加持也不再管用?

作者:匿名 2019-10-26 15:56:03 阅读量:1047

资料来源:硅谷封面

多年来,“技术”这个词已经牢牢地印在拼车服务的骨头上,拼车服务出租办公空间、运送食物或开车送人们去不同的目的地,但现在上市公司越来越少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这一趋势非常令人惊讶,因为最近有许多公司高调上市,包括wework、peloton、优步、lyft和slack,它们都特别坚定地捍卫自己作为“技术公司”的地位。这是因为拥有“技术光环”的公司不仅会大幅提高估值,而且更容易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力。然而,最近,“技术”一词已经从盈利变为麻烦。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正在接受反垄断调查,他们收集数据的方式也越来越受到严格审查。所有这些都表明,“科技公司”不再像过去那样耀眼。

乍看之下,像wework、peloton、uber、lyft和slack这样的公司似乎没有太多共同点:一些公司出租空置的建筑并将其改造成共享的办公空间,一些公司出售家庭健身设备和流媒体课程,还有一些公司使用拼车运送乘客。然而,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他们属于科技公司吗?

金融研究平台sentieo最近从美国和国际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电话会议、财务记录和新闻稿中提取的数据显示,总体而言,公司文件中对“技术”和“技术”的提及在2018年8月左右达到顶峰。从那以后,包含这些词的文档数量减少了大约12%,这表明企业向投资者和客户推销自己的方式已经改变,也许他们对自己的看法也已经改变。

上市公司文件中“科技”术语引用次数的变化

这种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金融业的变化。金融科技的流行语如“支付”、“芯片”、“移动”和“应用”,以及广泛的科技术语如“启动”和“颠覆”也大幅下降。当然,这并不是说技术进步停滞不前,而是说文件的措辞和营销策略正在改变。

这有几个潜在的原因:

首先,这可能表明,将技术融入非技术企业的想法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从其最初的新奇和容易引起注意。

其次,这也可能意味着人们正在回避这个词,因为它已经变得不那么有用了,它的过度使用使它基本上毫无意义。当销售从鞋子到沙拉的公司自称为“科技公司”时,它的独特意义是什么?

数据和研究公司pitchbook的首席新兴技术分析师保罗·康德拉(Paul condra)表示:“我们确实感觉有点像回到‘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自称为技术公司’的时代。”

第三,“技术”一词也有可能从盈利变为麻烦。将企业称为“技术公司”不仅具有语义作用,而且有助于创业者吸引投资者对自己公司的关注,同时支持敢于获得更高估值和更多资本的创业者。

sentieo的研究主管尼克·马津(Nick mazing)指出:“公司确实有很大的动力表现得好像自己处于技术的前沿,即使它们不是。科技产业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仅是在改变人们的行为和生活。它在财务上也很成功,人们倾向于模仿最近成功的做法。”

然而,当公司试图与不太成功的公司保持距离时,这种模仿也会产生相反的效果。目前,今年科技股的许多最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价格都低于首次公开募股价格。

以在线出租车公司优步为例。许多人认为它实际上只是一家有申请的出租车公司。自今年5月上市以来,优步预计的1200亿美元私人市场估值已下降逾一半,至目前的580亿美元市值。优步继续烧钱,利润仍然遥遥无期。此外,这家在线汽车租赁巨头不久将不得不与真正的雇员打交道,因为加州的新法律将司机归类为雇员而非承包商。

在被出租车协会起诉之前,优步声称自己属于“信息社会服务”,这是一个赋予该公司更宽松监管的标签。然而,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法官认为,优步更像是被优步推翻的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该公司一直大力推广的一项服务,因为该公司的政策和应用设计将影响其独立司机何时、如何以及是否接载乘客,因此它不能被视为仅仅是司机和乘客之间的中介。

Slack的股价比第一天的开盘价低了34%,部分原因是来自其较大竞争对手微软等模仿者的压力。微软已经将其通信软件集成到其无处不在的办公套件中,基本上是免费的。

上市公司2019年股价表现

我们在8月份发布了上市申请,试图为其470亿美元的估值辩护。如果它被认为是像它的主要竞争对手iwg一样的房地产公司之一,它的估值显然比它的实际价值高得多。然而,该公司似乎想表明,让我们工作更有价值的是,它属于一家科技公司,这意味着它的创新和灵活性优于普通房地产公司。

这种说法很难证实,因为iwg长期以来拥有了更多的共享办公空间和更多的客户,并且实际上已经盈利。然而,它的市场价值非常低,仅为软银在我们私人市场价值的8%。Wework认为,与iwg相比,该公司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这仍然不能解释其估值超过iwg 10倍的原因。2019年上半年,我们工作遭受了近9亿美元的巨大运营损失,但其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翻了一番。

Wework强调,它属于一家科技公司,这导致了高估值,这对它至关重要。Wework在公开文件中使用了123次“技术”一词,超过了视频通话软件公司zoom在2019年ipo文件中使用的次数,但低于在线租车巨头优步,优步仍在反驳其基本上是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说法。

我们工作的一号文件指出:“技术是我们全球平台的基础。我们专门构建的技术和运营专业知识使我们能够快速扩展核心“空间即服务”产品,同时提高解决方案的质量,降低寻找、构建、填充和运营我们空间的成本。”“广泛的技术基础设施”是指提供wi-fi和霓虹灯?

此外,我们公司声称雇佣了大量技术工人:公司大约12,500名直接雇员中,共有1,000名工程师、产品设计师和机器学习科学家。然而,如果按照这一标准来判断,大多数公司现在应该被归类为“技术公司”,因为大多数公司雇佣大量工程师来促进其业务和经济的在线运营。摩根大通也可以被列为全球最大、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

wework和竞争对手iwg的收入、利润和估价比较

我们强调他属于一家科技公司,并说:“我们可以以比传统替代品更低的价格为我们的成员提供优质体验。”这可能是辩论中最突出的部分。我们指出,由于使用技术的效率,每个员工的成本比竞争对手低近60%。这意味着它可以在节约成本的基础上击败竞争对手。但是现在,公司正在亏损。

我们不是一家科技公司。尽管它成功地伪装了自己,“空间即服务”不是软件公司应该做的。虽然wework的创始人进行了广泛的投资,但它只有两个收入渠道:1)占主导地位的“会员和收入服务”基本上是会员租用办公空间、预订会议室和其他附加服务所支付的费用;2)“其他收入”包括我们工作品牌活动的赞助和门票销售。

尽管wework的技术整合对其客户无疑是有价值的,例如,它可以优化其业务运营模式,但其主要产品是可租赁的办公空间,这显然不属于技术产品。Wework显然不是一家普通的房地产公司,而是一家通过使用“技术”等大量词语从软银等公司筹集了大量资金的房地产公司。

那些引人注目的初创企业所处困境可能令人感到气馁,尽管今年迄今,信息技术板块整体交易领先于标准普尔500指数(s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