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蒋胜男:创作既不要重复别人,也不要重复自己

作者:匿名 2019-11-02 08:40:32 阅读量:1455

新华社北京10月15日电(记者王芷妍、朱耀玲、马江)两年前,《米月传奇》的流行让网络作家蒋胜男公之于众。在她的作品中,个性鲜明、霸气十足的女性形象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

最近,她的作品《燕云台》由一位辽代女政治家创作,得到了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的联合推荐。这是继《冯跋九天》、《铁血》和《米月传奇》之后,蒋胜男又一次创造了一个在历史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女性形象。

蒋胜男发表当选演讲。新华社郭啸天照片

《导言选编》以“扎实的写作技巧、细致的叙事逻辑、对杰出女性智慧和魅力的细致生动的描写,反映了作者驾驭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能力”对《燕云台》进行了评论生活中喜欢穿旗袍的蒋胜男,总是展现江南女性的优雅与温柔,这与她创作中的谋略与“野心”形成鲜明对比。她说她想通过描述一个人物的故事来引导读者看到一个时代的变化,一个真实的人类历史和一个复杂的国家。

在女性历史题材的写作中,蒋胜男不断探索新的创作理念和表达方式。文学评论家傅坚认为,《燕云台》展现了一种新的叙事境界和历史观。“它结合了经典野史、民间故事和作者的个人创作,这正是传统言情小说的创作方式——当它作为网络小说创作和传播时,它追溯到网络小说大众文学属性的真正来源。”

对话网络作家蒋胜男

新华社:这是你的作品第二次被评选为优秀作品。最后一次是“米月传奇”。这个精选的“岩云平台”讲述了什么样的故事?

蒋胜男:《燕云台》讲述了辽代女政治家、景宗和圣宗摄政萧炎艳的故事。小说有两条线索:一是萧炎艳与著名汉臣韩德让的情感纠葛,二是辽国内外的政治斗争。它展示了辽国上层贵族和汉族精英面对从耶律鲍吉到辽国宗室时代的国情,共同推动汉语本土化的过程。

新华社:你为什么选择辽代和契丹民族作为故事背景?对读者来说,这段历史和外国色彩可能不那么熟悉吧?

蒋胜男:因为我非常喜欢读历史小说,过去的一些传统历史小说更注重展现统一的时代,要么是君主与大臣之间的争斗,要么是皇宫里的政变,要么是讲述清官与贪官的故事模式。米月传奇之后,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例如,因为秦朝统治着这个国家,每个人都喜欢用墨水来展示秦朝的故事。然而,事实上,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非常灿烂。我们应该学习前人的智慧。在这个地球村的时代,现代世界如何才能取得多赢的结果?

本来我想以北宋为起点,但是随着数据挖掘的不断深入,我发现写北宋的时候,一定要写契丹、辽、西夏。它们对北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时代。因此,我计划写的《燕云台》不是一部作品,而是宋辽分别写的一部作品,从宋辽的角度来看和理解多元世界,理解他们共存的状态,而不是简单地在过去的小说中表现谁好谁坏。我认为这对于现在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历史长河中留下的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部分。

新华社:你以前创造过许多经典的女性角色。为什么你总是选择这个创造领域?

蒋胜男:首先,因为我是一名女作家,我可能更擅长写女性角色,但是我一开始没有做任何特别的选择。我更寻求的是在我的作品中体现多元化的存在。每一个历史角色都尽可能恢复丰满,但每个人都会认为我写的女性角色更好。

过去的许多文学作品,尤其是历史文学作品,大多是由男性作家和男性读者创作的。中间刻画的女性离真实角色有多远可能是个问题。当女性作家开始说话时,她们肯定会提供新的文本或者给文学一种新的颜色。

新华社:《米月传奇》和《燕云台》都描绘了一个无辜的女孩一步步成长为坚定的政治家的过程。它们也展示了女性的智慧和魅力。米月和萧炎艳两个主要人物有什么不同?

蒋胜男:这实际上是两个非常不同的故事。严云泰写第一个十万字左右的时候,我总觉得不对劲,因为当时我对从《米月传奇》的《诗经》中创作《楚辞》的感觉太温柔了。后来,我去了赤峰的廖尚敬遗址。站在草原上,我感受到了北方草原人民的脉搏。我还参观了许多博物馆,感觉更深刻。所以我放弃了10万个单词,重新开始。我认为创造不应该重复别人或我自己。要写先秦时期,必须有先秦时期的肌理。楚国有楚国的纹理。要写北方民族,你必须从他们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中找到纹理。

此外,两位女主人公是完全不同的角色,有着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经历。米月是一个相对孤独的存在。从头到尾,她在中间遇见了许多人,但她注定要走一条孤独的路。她是楚国的公主,从落地那一刻起就充满了艰辛。她生活中的每一步都很艰难,但我写得很流畅,一蹴而就。

写《燕云台》的萧炎艳觉得很难。她的形象塑造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历史背景,但史料只能提供片断,不能为小说创作提供必要的元素。创造者可能不得不像法医一样,获取他能得到的所有信息,不管是断骨还是断毛,然后试着用它拼凑骨骼,然后慢慢地长出肌肉,用dna来恢复角色。这需要一定的想象力,但想象力不是凭空产生的。我们必须走过许多博物馆和地方,才能理解那个时代的人们是如何饮食和思考的。

新华社:你的许多作品已经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产业链中的许多环节都参与了转型过程。你认为“文学、技术和资本”之间有什么好的关系?

蒋胜男:资本和技术一直都在那里。没有文学也可以做到。因为文学是必需的,所以它必须被添加到蛋糕上。没有必要把文学变成资本和技术或者让文学去适应它。如果文学的损失最终导致,弊大于利。

我认为文学转变成电影和电视节目是件好事。它将使更多的人通过视频作品了解书面作品,并扩大受众。电影和电视节目也有许多优秀的故事来源。然而,在转化的过程中,有时我们会遇到一些适应环境的情况。我们写的故事应该说是一幅蓝图。如何将蓝图转化为建筑需要施工队伍的整体配合,我们应该关注整个施工过程。其次,还有一个性情相投的问题。编辑制作团队是否能理解故事ip,是否能达到作品受欢迎的程度,是否能在你成功的时候构建,或者按照他熟悉的最初方向,所有方面都需要调整。创作团队应该有尊重原创作品的态度。

新华社:你认为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出现“网络文学”这种独特文化的原因是什么?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因素是什么?

蒋胜男:我认为没有机会,只有必要。“网络文学”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命题。有了网络,文学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在网络载体上。当我们在网上做任何事情时,在网上看书一定是不可避免的现象。文学对于网络来说只是一小步,但是网络对于社会文明来说却是一大步。与以往的文学相比,网络文学与读者的联系更加无缝,创作更加及时,能够突破载体的限制,更加多样化。最终,我认为所有的角色都会选择互联网作为载体,甚至未来一代的作家可能真的不会去出版社或杂志,而只会去互联网。

新华社:“任何文学都是时代的文学”。网络文学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如何与现实的广阔空间和时间联系起来?如何回应、整合和反映时代?

蒋胜男:所有的文学都是当代文学,因为它的观众是当代人。或者我们辩证地看,不是说我们写的关于现代生活的是当代文学,而是说我们当代人写的是当代文学。无论它是出现在历史小说中,还是出现在幻想和浪漫的流派中,它讲述的内容都必须能引起观众的共鸣。每一件受到观众欢迎的东西都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存在理由。

正是因为互联网,文学在这个时代变得如此多样化。正是由于文学主题和内容的多样性,网络文学可以走向世界,甚至允许许多外国人自发地去翻译网站。文学能够传播的原因是它必须在某些方面与当代读者产生共鸣。

新华社:你认为网络文学在中国文学领域的定位和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

蒋胜男:网络文学仍然是一股新生力量,它刚刚开始发挥自己的力量。互联网是人类文明的载体,所以我认为未来所有的文学都将是网络文学。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