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平台娱乐场-叶檀财经:万众瞩目的芯片行业 为什么在这个城市惊现重大挫败?

作者:匿名 2020-01-11 14:02:40 阅读量:366

杏彩平台娱乐场-叶檀财经:万众瞩目的芯片行业 为什么在这个城市惊现重大挫败?

杏彩平台娱乐场,科技强国,国产替代,尊重规律,敬畏市场,方能事半功倍,达成所愿!

如若不然,初心再好,也是枉然,一场“竞优”升级,可能成了竞次大赛,最终好心办坏事,白白浪费宝贵资源和时间。

10月25日,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来了,注册资本2000亿元,集成电路行业一片莺歌燕舞。

热闹过后,需要冷思考。覆辙就在眼前,大基金二期消息出来前不久,半导体产业,传来“噩耗”,两年不到,一个120亿明星项目,走向崩溃边缘!

据集微网消息,立志“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德淮半导体,已经延迟发放工资多日,内部员工表示,问题可能比想象中的严重多了!

这家高科技企业 是天生的戏精吗?

发展关键产业,除了尊重规律,还是尊重规律,规律、规律还是规律!

投资成了“表演”,产业严重错投!

10月20日,叶檀财经发表文章《芯片大跃进!这么重要的行业 绝不能有这么可怕的错投!》中,曾明确表达观点:

中美贸易战,暴露“缺芯少魂”短板,国产替代风起,各地投资蜂拥而上,关键档口,更需要冷静对待,不然产业大跃进,有百害而无一利!

万万想不到,叶檀老师发声仅仅一周,严重错投就已出现。

10月23日,集微网发布《芯调查》,120亿工厂“表演”一年半 德淮半导体虚实曝光。文章说,立志“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德淮半导体,投资120亿元,成立4年,股东6变,项目搁置,一拖再拖!

2018年年初宣布一期投产,预计年收入20亿元,1年半过去,不仅没能如期投产,甚至连生产线都没有搭建完成。

到目前为止,德淮半导体设备已经闲置了一年多,很多部件到现在都没有组装,所谓的生产线就从来没有搭建起来。设备进厂之后,水电气也没通过。

地方主导,稽查自然少不了,应对检查,德淮用表演回应。

集微网透露,地方检查的时候,德淮会专门安排人员,在车间内假装进行生产调试、假装干活,把二手淘汰设备用a4贴纸美化,谎称原厂进口机台。

干高科技企业的,不光有袁隆平,也有天生戏精!

如果德淮半导体这样的失败案例达到10家以上,最低以每家100亿元计,沉没成本在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我们能够承受多少这样的失败?

试错,可以,在糊涂规划与地方政绩基础上、失败概率极高的试错,是对财政的犯罪。

百亿以上投资很有可能打水漂,德淮失败急需反思。

“科技战”是经济转型的重中之重,究竟应该政府主导还是,靠市场力量?

2018年,国家智库——国发中心曾经做过研究,结论是:

加大研发、融资、人才等政策支持,围绕增强企业核心能力以市场化方式构建。

国发中心之所以提出“政策支持下的市场化方案”,归根到底,源于行业发展规律。

集成电路行业,非常特殊,在工业领域独树一帜。工业皇冠上的明珠,比发动机还亮。

在摩尔定律主导之下,行业技术迭代飞快,芯片企业为了紧跟技术潮流,“被无形的鞭子逼着不断高投入。

成也“摩尔”,败也“摩尔”。

企业为了摩尔定律,拼命烧钱,折腾研发的同时,产品价值也在遵从摩尔定律:每18个月就降低一半。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如果汽车行业技术迭代速度和集成电路一样,买一辆汽车只需要25美元。

技术倍速烧钱,价值倍速下降,行业规律使然,想做好集成电路,“重投资,长规划,高效率,市场化”,缺一不可!

不然,要么如德准半导体一般,大笔投资,全部落空;要么,投资即淘汰,上马即落后。

德淮半导体应该让我们充分警惕,高科技到底要走什么样的崛起之路?

日本半导体产业为什么陷入平成陷阱?

放眼全球,在美国之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全球集成电路的顶级玩家,无不遵从政策支持、市场主导的解决方案。

日本创造了全球半导体领域的一个奇迹,最快的速度崛起,最快的速度衰败。

1955年,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和井深大花2500美元,从贝尔实验室买到晶体三极管的专利许可,开始制造半导体收音机,日本半导体产业由此起步。

1971年,英特尔发明1kb的dram,80年代中期,日本超过美国,1986年占据80%的dram市场份额,英特尔退出dram竞争,日本半导体的称王之路,只花了不到15年的时间。

全球半导体芯片生产的重心,不在今天的美国硅谷,而是在日本硅岛(九州岛)。

日本集成电路为什么能够如此成功,一度让美国瑟瑟发抖?

1.产业规划及时、政策大力支持。

1972年,为了推出1m比特的产品,日本通产省召集富士通、日立、nec、三菱电机及东芝,成立了“超lsi技术研究组合”,属于超大型企业联合体。通产省的官员直接负责相关项目的推进。

从1976年开始,4年时间,日本政府计划投入大型计算机使用的半导体700亿日元,国家直接拨款290亿日元。

2.以市场主导,成立产业联盟,各企业研发部门甚至在一座楼里,形成集合体,集体攻关,日本企业集体围猎市场。

《我们在燃烧》的作者鲍勃·约翰斯通所言,日本企业以市场为导向的自发性行为才是日本电子产业兴旺的关键。

没有东芝、富士通等大型市场化企业,日本芯片产业不可能崛起。

3.日本人擅长模仿美国,精益制造,成本低廉。看看丰田的精益制造,青出于蓝而甚于蓝,已经到了制造业的极致。

日本人师法美国人,模仿、研究了不到十年时间,就生产出了质优价廉的dram产品,并供应给美国大型机厂商,把美国dram同行冲击的稀里哗啦。

那么,日本集成电路为什么在十几年的时间里由胜转败,一泄千里?

根据美国ic insights数据,1990年,日本半导体企业的全球份额占据49%;到2017年,降到7%,平成时代,一脚踏进了平成陷阱。

原因何在?

1. 来自美国的强力压制。

1986年,日本与美国签订城下之盟,日美半导体协定,要求在日本市场必须有20%的美国半导体产品占有率。

2013年, nhk播放了一个节目《日本制造反攻的剧本》,日美贸易战期间,负责与美国交涉的日本通产省官员表示:因为美国的压力,(通产省)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政策遭遇阻力。美国倒是照猫画虎,成立了sematech(半导体制造技术战略联盟)。

1993年,美国半导体反超日本。

2. 过于抠细节,过于按步就班,在大格局上不够。

有一本在中国相当畅销的书,日本学者汤之上隆《失去的制造业:日本制造业的败北》,认为主要是日本人自己的失败。

汤之上隆在日本半导体行业从事技术研发16年,1987年、日本半导体巅峰期入行,先后在日立半导体部门和内存大厂尔必达工作,亲眼见证了1990年的崩溃。

日本在原有的技术链条上精益求精,偏重技术、轻视营销,美国是彻底换了一条跑道,日本人傻眼。

一位曾在东芝任职的人士表示,“自2000年前后起,竞争的规则发生改变”,日本企业变化太慢。

日本大型企业忙于追踪大型机、沉迷于25年保质期dram的时候,ibm在1981年发布了小型机ibm-pc。1982年,nec推出了能够处理日文的pc-9800系列个人计算机,占据了日本一半的个人pc市场。

个人pc时代,不需要保质25年,个人电脑的寿命不过5年时间,保持25年没有意义,成本太高。个人电脑时代让日本半导体企业失去了最后的筹码。

日本大企业决策太慢,不适合扁平化的电子时代,日本人没有看到产业链向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转移。

2016年,日本企业唯一一家还能排名在世界半导体企业前十名中的东芝(第六名),出售了自己的半导体部门,绝唱。

现在,日本芯片行业还有余辉。

索尼在智能手机相机方面保有cmos传感器技术;瑞萨在汽车方面的半导体元件,三菱电机在控制电力方面的能源半导体技术。

日本占据优势垄断地位的有清洗、干燥设备和匀胶显影机三大项,但这是几棵大树,不是一片森林。

从日本、美国、韩国看,芯片行业成功有共性,规律需遵守。

国内芯片行业可能走偏的路

我国集成电路行业正处于关键时期,政府和企业各司其职,尊重规律,尤为重要。

中国芯片业已经在发展,但在发展过程中,绝不能走汽车发动机等行业的老路。

可能走偏的路主要包括以下几条:

1. 地方政府竞次投资,试图控制芯片产业。

叶檀老师在10月20日的文章中提到,集成电路行业目前已有竞次之相,低质量、分散投资大行其道。

从广东到山东,从青岛到厦门,芯片产业遍地开花,粗略估计,12吋晶圆、有12家厂在境内建设,已经或者即将上马。

地方初心是好,但从大局出发,从规律出发,聚力资本,也许更加合适。

芯片行业好不容易有了一些有点国际竞争力的企业,一些地方政府就想控股。

这样的做法比较愚昧。

集成电路异常烧钱,为避免浪费,需要效率优先再优先。民企资产转化收入是国企的两倍,效率先行考虑,显然更适合当大任。

国资控股,对于中国芯片走向世界、购买全球设备,凭添了障碍,给自己制造了无数假想敌。

海康威视、腾讯这样的企业,但求中国芯片能成功,这些企业是民族企业,何必求控股?

2. 人才分散,走到赚快钱的行业。

都说21世纪人才是关键,遗憾的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最匮乏的就是人才。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6-2017)》显示,目前我国集成电路从业人员总数不足30万人,按总产值计算,到 2020 年人才缺口预计将达到70万人。

据叶檀财经10月16日,参观中芯国际获得的信息:

中国每年有近800万大学毕业生,但进入电子和相关产业的只有20万。

在这20万大学生里,只有4万人从事电子行业,2万设计、2万制造,3年后,流失率可能有20%、30%,甚至更高。

实际落到每个企业的人才储备,人数少得可怜。

好消息是,政府看到症结,正在行动:

10月9日,工信部表示,将设立集成电路一级学科,研究制定产业相关布局规划。

国内人才匮乏,急需补充国际人才。

作为技术密集型行业,集成电路领域,技术带头人作用非比寻常!

举个栗子,三星靠梁孟松追上台积电,中芯国际先后因为张汝京和梁孟松,大举向前。

毫不夸张地说,一个技术带头人,可以缩短十年甚至更长研发周期,节省百亿级研究经费。

前文提过,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基础人才匮乏,其实在高端人才,在顶级人才上,岂止匮乏,简直稀缺,急缺。

短期来看,国内没有,只能吸纳国际人才。

3. 国产替代,封闭市场,这个误解不能有!

国产必须有,国际不能丢!

中国高铁独步全球,技术引领世界。高铁强国路上,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历经从日本、德国、加拿大等国家,技术引进,共同开发,自我消化等多个环节,技术成熟后,高铁再转而成为中国名片,出口神器。

高铁成就路上,国际化——国产化——国际化,路径清晰可见。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要竞优,要国产,国际化同样不可或缺!

国产替代做到位,就是互相卡住对方的七寸,而不是让自己没有脖子这个部位!

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复杂异常,产业链上,设计,制造,封装等上下游环节犬牙交错,缺一不可。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单打独斗,独善其身。

我中最上游的设计层面,只有华为海思还算优秀,进入全球前十。除去海思,几乎全是美国企业。

中游环节的制造,材料方面,最重要的硅片,掌握在日本、德国手中。

2018 年前五大硅片供应商日本信越化学株式会社、株式会社 sumco、德国 siltronic ag、 台湾环球晶圆股份有限公司和韩国 sk siltron inc.分别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 29%、25%、 15%、14%和 10%,产值合计占据超过 93%的市场份额。

设备方面,光刻机、蚀刻机等主要设备,9成都掌握在欧、美、日国家手中。

下游封测,长电、华天、通富微电已经跻身领先行列,但下游技术含量不高。

芯片市场不止中国,更在世界。

中国集成电路市场够大,大到金额过万亿,全球份额过半,似乎没了全球市场也无所谓,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们不能一条线思考问题,目光就聚焦在进口-出口(逆差缺口)上,换位思考,只看出口,不看进口,会发现每年集成电路出口规模非常庞大,金额在一千亿美元左右。

单项金额过千亿,没几个行业能做到,这意味着,有大量集成电路企业,需要国际市场才能存活,也具备了出口海外的能力。

再往长远看,和高铁类似,国产到一定程度,技术达到一定高度,走出去,势在必行。

越早出去,越容易成才,不然,即便没有国际环境困扰,企业也没能力走出去,窝里斗,最后变成羊。

10月24日,世界银行发布《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国营商环境大幅度提升31位,还连续两年入列全球优化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大经济体。

中国为何能够获世界银行肯定?

用外交部的话说,不断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不仅仅是对外商重要,对我们科技强国路上的国产替代企业,其实同样重要!

本文源自叶檀财经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汪埠信息门户网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