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是科学的也是大众的

作者:匿名 2019-10-25 13:26:27 阅读量:1880

作者:东源

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9日宣布,将把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约翰·班尼斯特·古德托(John Bannister Goodenough)、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教授迈克尔·斯坦利·惠廷翰(Michael Stanley Whittingham)和日本美乔大学教授阿基拉·吉野,以表彰他们“在锂电池发明过程中的贡献”。前一天,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由美国的吉姆·皮布尔斯、瑞士的米歇尔·梅尔和迪迪尔·奎罗兹分享。

十月值得期待。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诺贝尔奖将会一个接一个地宣布。现在诺贝尔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媒体给予了足够的资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诺贝尔奖。没有必要否认,尽管诺贝尔奖非常热门,但普通人对获奖者及其成就了解不多。

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已经宣布。吉姆·皮布尔斯获得了一半的奖金,以表彰他在物理宇宙学方面的理论发现。对大多数人来说,吉姆·皮布尔斯是个奇怪的名字,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研究成果。那些对宇宙学感兴趣的人可能听说过大爆炸。皮布尔斯是大爆炸宇宙学的创始人之一。他在20世纪60年代计算了宇宙的诞生过程,并预测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温度。

现在诺贝尔奖已经宣布,即使借助互联网技术,也很难真正理解它。绝大多数人的理解仅限于讲故事。这个故事听起来很愉快,而且有传播的力量,但是科学绝不是一个故事,“计时注意力”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科学发展的方向之一是在专业上扬帆起航,只给公众留下模糊的背景。然而,科学不能与公众分开。诺贝尔奖至少有两个级别的价值。首先,它标志着科学的一个新高度。其次,它以其高曝光率让科学更接近公众。在大众层面,科学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公众对科学的好奇心保证了科学的后备力量。尽管科学家有坚强的心,但科学需要社会认可。公众对诺贝尔奖本身的关注形成了积极的激励机制和温暖的阳光氛围。

对诺贝尔奖的关注也是对科学的关注。尽管尼尔·波兹曼(neil Pozmann)的《娱乐至死》尚未成为现实,但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一直面临着“娱乐至死”的巨大压力。在通常的主题竞赛中,科学排在第二位,尤其是在娱乐主题之后。只有当重大科学研究成果公布,重大科学技术奖颁发时,科学才能成为主导。不要低估这种“英雄光环”。虽然对它的理解可能是片面和肤浅的,但它确实有很高的曝光率,缩小了科学和公众之间的距离,事实上也维护了科学之星。

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科学应该是社会最核心的问题之一。与科学家的成就相比,我们也应该了解成就背后的科学精神,诺贝尔奖的颁发也提供了这样一个窗口。每位获奖者的科研经历都难以描述。吉姆·皮布尔斯(Jim peebles)在20世纪60年代取得了巨大的理论成就,但后来,两位科学家意外发现了“未知的全天空低温辐射”,并获得了197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而皮布尔斯却错过了诺贝尔奖。幸运的是,一些科学家已经被多次提名,但没有获得任何诺贝尔奖。他们仍然没有改变主意。

诺贝尔奖至少有两个价值层次,一个是科学的,另一个是受欢迎的。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充分释放了科学的魅力,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诺贝尔奖既科学又受欢迎。即使你不明白,你也应该更加关注诺贝尔奖。因为注意力是一种态度和方向。(东源)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