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法治政府建设年报发布评估报告出炉 31个省级政府发

作者:匿名 2019-12-02 14:59:07 阅读量:4030

省级政府普遍发布了2018年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比去年有所改善。一些省级年度报告内容丰富,形式新颖。但仍存在年报查询不方便、年报发布标准不一致、年报及时发布绩效不佳等问题。

10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了《关于发布〈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的第三方评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结果显示,省级政府普遍发布了2018年度报告,比去年有所改善。一些省级年度报告内容丰富,形式新颖。但是,仍然存在年报查询不方便、年报发布标准不一致、年报按时发布表现不佳等问题。在31个省级政府中,只有陕西、浙江、四川和天津在4月1日前向公众发布了年度报告,其他省级政府没有如期向公众发布年度报告。

31个省政府发布年度报告

基本建立法治政府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之一。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格、公开公平、诚实高效、遵纪守法、廉洁奉公的法治政府,并规定了7项主要任务和40多项具体措施。

为了加强对法治政府建设的监督,《纲要》建议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在每年第一季度向同级党委、人大常委会和上一级政府报告上一年的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政府部门应当在每年第一季度向本级政府和上一级政府有关部门报告上一年度的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应该通过报纸、政府网站等公开。

上述规定在实践中是如何实施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律指标创新项目组(以下简称项目组)对中国31个省级政府发布《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进行了深入调查。

结果显示,所有31名被评估对象都在2019年上半年发布了2018年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与2017年和2018年的调查相比,2019年的年度报告发布得更好,发布率为100%。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研究室主任、项目组组长卢严斌表示,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的发布从一开始就相对良好。绝大多数省份能够按照纲要的要求积极履行发布年度报告的义务。这与中国政府11年来发布信息披露年度报告的努力和进展密切相关。《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的发布为《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的内容编写和形式发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比去年少了4个。

根据《纲要》的要求,法治政府年度报告应当在每年第一季度向有关部门报送并向社会公布。2019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法治政府建设和责任落实监督条例》,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和县级以上政府部门通过报纸、网站等新闻媒体公布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并在每年4月1日前接受监督。

“毫无疑问,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必须按时向公众发布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卢严斌说。

然而,评估发现,只有陕西、浙江、四川和天津四省政府的年度报告在2019年4月1日前公布在网站上,而其他省政府没有按照规定时间公布年度报告。此外,按时发布年报的情况明显比2018年糟糕,当时有7个省级政府按时发布了地方法治政府建设报告,而今年只有4个省级政府按时发布年报。

此外,报告还指出,各省发布的年度报告仍然存在名称不一致的问题。评价发现,31个评价对象的年度报告名称大相径庭。有些叫做“报告”,有些叫做“工作报告”,有些叫做“总结”,还有一些直接叫做“建设法治政府”。对此,评估报告指出,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应使用标准化和统一的名称,以增强报告的严肃性和识别性。

报告的细节差别很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项调查发现,31个被评估对象的年度报告在细节上差异很大。

法治政府建设包罗万象,涉及政府工作的方方面面。《纲要》提出的建设法治政府的七大任务和四十多项具体措施,如果省级政府按照要求逐一描述和报告法治工作,就不应该太短。

然而,评估报告显示,在31个被评估主体发布的2018年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中,有5个词不到3000个词,5个词在3000到4000个词之间,8个词在4000到5000个词之间,5个词在5000到6000个词之间,3个词在6000到7000个词之间,2个词在7000到8000个词之间,3个词在1000个词以上

对此,严斌指出,“虽然字数不是评价年度报告优劣的关键因素,但很明显,字数较少的报告要么根本不涉及一些需要报告的事项,要么对所涉内容的描述很简短,许多报告在对一些事项的描述上含糊不清。”

以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内容为例。有些报告只给出了简要说明,有些提供了收到的案件数量,有些披露了错误纠正率,有些提供了全省的总体数据。这些数据的基础是什么,它们各自的含义是什么?这些数据在过去三年里是否发生了变化基本上不得而知。

对此,严斌指出,“该报告涉及大量特殊术语和统计数据,其内涵和外延不够明确。如果各种比率的会计方法和统计口径不明确,就没有必要解释它们与法治政府建设之间的关系。”

“这表明,不同的国家对如何在年度报告中描述建设法治政府的工作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理解和不同的标准。”卢严斌说。

完善编制年度报告的标准

如何解决上述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评估报告对年度报告的编制和发布标准提出了建议、澄清和完善。《纲要》全面列举了建设法治政府的任务,但应当报告哪些事项、报告的程度以及如何提高公众对对外发布报告的认识,仍然局限于一些原则。在实际的写作和发布中没有可供参考的标准。为此,我们应尽快促进年度报告内容的标准化。

报告建议有关部门全面梳理法治政府建设的各项内容,为撰写法治政府建设年度报告提供模板,确保所有年度报告具备基本要素,规范报告内容、撰写方法和发布渠道。

报告还强调,各级行政部门应充分认识年度报告的意义和重要性。年度报告不是可选的。《法治政府建设和责任监督实施条例》还专门有一章是关于年度报告的编写和出版。地方各级政府部门只有真正认识到年度报告的意义和作用,才能真正提高年度报告的编制和发布水平。

报告建议,年度报告应彻底改变基于定性分析的写作风格,利用大量准确、全面的统计数据和法治政府建设的实际案例,定量、客观地展示其工作进展和存在的问题。行政部门应当对年度报告中涉及的专业数据和统计数据核算方法作出专门说明。

江西快三投注 湖南幸运赛车 澳洲三分 湖南快乐十分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