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的北京,垃圾清运一度走街串巷摇铃

作者:匿名 2019-11-01 13:18:11 阅读量:3240

垃圾清运是城市运行保障的基本环节,反映了城市治理水平。对于20世纪50年代的北京人来说,倒垃圾并不容易。甚至倒垃圾的时间也是有限的。长期以来,“垃圾处理”一直是政府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挨家挨户收集垃圾,然后送到运输场。

解放前,北京被称为“垃圾城市”。街道和小巷到处都是垃圾,臭气熏天,滋生着蚊子和苍蝇。解放后,人民政府清理了明朝以来积累的18万吨垃圾。(《北京日报》,第一版,1957年9月24日,“从“垃圾”看两次转型”)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开始管理垃圾。那时,城市地区的垃圾收集和运输方式现在看起来相当奇怪:每天当铃响的时候,居民会很快地搬运垃圾。清洁工挨家挨户收集垃圾,然后送到附近的垃圾处理场,定期等待马车或汽车被转移到城外的垃圾处理场。

居民在家收集垃圾很方便,但垃圾等待场有问题。由于要运输的垃圾没有立即清理干净,所以在刮风的日子里,垃圾会到处被吹散,在下雨的日子里,垃圾会被雨水冲走。附近的居民对此有很好的看法。

1951年,东单和西单地区率先引进了直接收集和汽车运输垃圾的做法。居民们收集装有垃圾的木箱或篮子,并把它们送到一个固定的地方等待汽车运送,这样就取消了垃圾等待场。该报刊登的文章《垃圾清理》生动地描述道:“清扫街道,清扫内院,并将垃圾送到集中站。大型卡车呼啸而过。装卸工正忙于搬运和提升。“蒂迪迪”车跑得很快,一直跑到城外(《北京日报》,第三版,1952年12月5日,垃圾清除)

《北京日报》,第三版,1952年12月5日

然而,长期以来,读者一直向本报报道,一些垃圾车没有按时运送垃圾,导致垃圾收集站变成垃圾场。一些垃圾处理者只装载、运输和快速运行,导致人们的箱子破裂和乱扔垃圾。

1953年,市卫生工程局决定取消垃圾收集站,改为“先按门铃再收集垃圾”当收集和运输垃圾的汽车接近时,由专人负责按铃通知居民搬出垃圾箱和篮子,然后将汽车运送到垃圾处理场所。

1961年,西城区清洁工和翠花街的居民一起清除垃圾。高红/照片

为了方便人们收集垃圾,北京市政府也煞费苦心地考虑清除的时间。1954年,城市普遍实行夜间用汽车收集和运输垃圾的做法。主要街道从晚上7: 00到10: 00按门铃收集和运输垃圾;通常胡同晚上在中央车站收集和运输垃圾箱。居民可于晚上八时至九时将垃圾桶搬至中央车站,并于翌日晚上七时前返回空垃圾桶。如果从晚上7: 00一直下雨到晚上9: 00,第二天晚上就没有必要拿出垃圾箱开车了。如果连续下雨超过两天,临时的变化将是在白天按门铃,通知和收集货物。(《北京日报》,第二版,1954年9月10日,“城市将在夜间收集和运输垃圾和粪便”)

《北京日报》,第二版,1954年9月10日

倾倒垃圾不再受时间的限制。

20世纪70年代,垃圾清理开始实行“灯亮灯灭,车开灯灭”的制度。这一制度也产生了“落后”的问题。“后院”是指垃圾车刚刚离开,垃圾站又倒垃圾的现象。原因并不排除有些人缺乏自我意识,不加区别地倒垃圾,但通常情况下,双职工工作到很晚,不能按时倒垃圾。结果,西城区率先将主要街道的垃圾清运时间推迟到晚上11点以后,解决了居民的实际困难。(《北京日报》,第一版,1977年11月26日,街道上没有暴露的垃圾)

在倾倒垃圾的时间和收集垃圾的时间发生矛盾后,从清洁第一线诞生的技术最终使居民倾倒垃圾不再受时间限制成为可能。

1978年,该市开始使用由市环保局技术创新小组设计的封闭式垃圾桶和桶式自动装卸垃圾车。到1980年,545条街道使用了8100多个封闭的垃圾桶。桶式自动装卸垃圾车可以提起垃圾桶,将垃圾倒入后备箱,明显改善了以往街道垃圾外溢的现象。

1980年,清洁工使用封闭的垃圾车和垃圾桶来清除垃圾。王宝钦/照片

最重要的是,作为北京垃圾收集和运输的一项创新,使用封闭式垃圾桶的最大优势是居民可以一天24小时倒垃圾。(《北京日报》,第一版,1980年6月15日,“城市545条街道使用的封闭式垃圾箱”)

1980年6月15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清洁工反复受伤促进机械化

现在城市垃圾收集和运输已经机械化,但在过去这完全是一项体力劳动,甚至造成许多人身伤害。

20世纪50年代,市卫生工程局颁布了一项看起来过于“细致”的规定:垃圾箱和篮子不应太大,垃圾不应超过60公斤,以免清洁人员难以移动。这种特定的体重调节实际上是基于人类的考虑。当时,一些单位使用了太大的垃圾箱,其中一些在装载垃圾后重2到300公斤。清洁队成员非常担心这种大个子。处理垃圾时,他们经常因为过度劳累而扭曲手腕或腰部。有些人从车上摔下来,伤了头。(《北京日报》,1956年8月14日,第5版,垃圾桶为什么太大)

1956年8月14日,《北京日报》,第5版

为了降低工作强度,提高清洁人员的工作效率,自1958年以来,全市清洁工人试用和使用了封闭式自动装卸垃圾车、自动扫尘机和人行道洒水器等新设备,为清洁工作的机械化开辟了道路。(《北京日报》,第二版,1958年7月11日,《城市清洁工作走向机械化》)

谁不能绕着主干道上的垃圾桶走?但是东城环卫二队维修队的班长张永江整天围着它转,并在垃圾桶上为自己出了名。经过10年的10次创新,工人们称赞他是“垃圾桶专家”。

修理垃圾桶最困难的工作是除锈:跳进垃圾桶并用砂纸敲打,垃圾桶里的铁锈和灰尘与垃圾的恶臭混合在一起,让人头晕目眩。张永将想:要是有一台能除锈的机器就好了!结果,他去了一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小房间努力学习,最终获得了机械原理、绘图、绘图等中专课程。1979年,他成功开发了“垃圾桶除锈剂”。后来,他发明了“永江牌扫路车”,使东城区告别扫帚和铁背斗,率先实现全市扫路车机械化。

从一个普通的环卫工人到一个工人发明家,奇迹工人张永江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北京日报》,第一版,1994年4月25日,《从清洁工到发明家》)

日产日清“垃圾建筑”

1986年,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解决城市垃圾问题。在这一点上,垃圾处理已经从它自己的一个小问题上升到全国公共卫生的一个大问题。

今年,北京市政府从紧张的财政收入中拨款6000多万元,在南宫、Chandian和苏家沱新建和扩建了7个垃圾场和8个垃圾转运站。

垃圾的目的地已经扩大,但来源仍然需要改变。1988年,全市第一座“垃圾建筑”——封闭式集装箱垃圾转运站在右安门小区投入使用。大楼里有两个埋在地下的集装箱,卡车可以直接进入大楼运输装满垃圾的集装箱。“垃圾大楼”取代了该地区13个垃圾箱站的170个垃圾箱,成为附近数千居民的垃圾处理场所。(《北京日报》,第一版,1988年9月2日,全市第一座“垃圾大楼”投入使用)

《北京日报》,第一版,1988年9月2日

环卫专家认为,“垃圾建筑”是“垃圾收集和运输方式的突破”在过去的一年里,北京已经建立了110多个封闭的集装箱垃圾站,进一步实现了城市垃圾收集和运输的现代化。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居民们也开始关注垃圾的“包装”。1993年,石景山区芭蕉公园的居民率先在全市收集“袋装垃圾”,将生活垃圾装入专用塑料袋。当时,其他地区的许多居民对此感到困惑:垃圾本身就是废物,必须用袋子包装。那不是没有必要吗?

然而,这种“袋装垃圾”已经达到了“错失天空”的目的。因此,北京市政府决定从当年5月开始在该市8个城市的郊区进行垃圾袋装化的全面试验。到1996年,全市有61万居民和1万多个单位使用垃圾袋,占全市总量的三分之二。(《北京日报》,第二版,1996年12月4日,为什么垃圾应该“打包”)

“袋装垃圾”终于被认可并进入普通人的家中。

垃圾处理,资源化,无害化

近年来倡导的“垃圾分类”环保理念实际上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在北京开始了,当时主要是为了积累肥料。

1957年,该市城区进行了垃圾分类综合收集。垃圾中的灰烬、有机垃圾(包括厨房垃圾)和废品被回收或用作肥料。其中,北京计划每天向各种农业合作社提供一半在市区收集和运输的垃圾,以免费积累肥料。(《北京日报》,第二版,1957年10月30日,“城市地区每天收集和运输的一半垃圾被送到农业协会积累肥料”)

但是这种“垃圾分类”不会持续太久。原来,这个城市的居民接收生活垃圾有两个渠道:第一个主要是填城市郊区的大坑,第二个是把它送到郊区社队粪场堆积粪便。后来,所有可以填满的大洞都被填满了,只留下累积的肥料作为废物处理的通道。然而,20世纪80年代蔬菜产量的下降被发现与郊区菜地长期使用炉灰作为肥料直接相关。生活垃圾中无机成分比例很大,肥效不高,大量的炉灰也严重破坏了土壤的团聚结构。因此,郊区的许多社会团体不再欢迎从市区运出的垃圾,许多公社甚至决定禁止使用垃圾肥料。这个城市的垃圾处理基本上变成了“没有统一的处理场地,每天穷人凑合着用”。

1980年,张奎恩、冯大卫和刘晶安,北京第二干净的汽车场的同志们,在给本报的信中警告说,北京每天产生的垃圾正濒临消失。(《北京日报》,第一版,1980年9月29日,城市垃圾似乎到处都在下降。)

1984年4月8日,本报发表了市人大代表和CPPCC委员的讲话摘要。其中,市环保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林华清成员正式提出“北京应建立垃圾处理厂”。次年,列入国家“六五”科技攻关项目的城市垃圾粪便无害化处理和综合利用课题由市环境卫生研究所完成,并通过部级鉴定。(《北京日报》,第一版,1985年11月26日,废物和粪便无害化处理的成功研究》)

1985年11月26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2010年。在这里,垃圾被无害地处理,余热被用来发电。吴迪/照片

在过去的30年里,到2015年,北京六个区的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已经达到100%。与此同时,垃圾处理也从传统的垃圾填埋场升级到循环处理,这是循环经济的一种典型形式。

最热新闻